央視網|視頻|網站地圖
客服設為首頁
登錄

 

[文字報道][都市人的田園夢]

京城白領郊區租地種菜成都市新時尚 [視頻]

發布時間:2011年05月17日 13:52 | 進入復興論壇 | 來源:聯播快訊 | 手機看新聞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 

 

 

  【聯播快訊 5月17日 記者 梁培俊】 自己種菜 花個幾千、上萬元,租上幾分、幾畝地,種點小蔥、小菜……一股自己動手租地種菜之風又在城中刮起。為何人們熱衷自己種菜?沒啥播種經驗的城里人怎么才能種好菜?本報記者近日到田間地頭采集了一些普通市民的感慨和建議。

  【小打小鬧型】

  供菜地點:四季青鎮田村附近

  租地費用:1/3分地(約22平方米)一年1000元

  (注:1畝=10分約等于667平方米)

  特供人群:自家兒孫

  “自己侍弄的地,打沒打藥心里最清楚”

  “剛種了兩個星期吧,我這小蘿卜苗很快就能吃了,瞧這水靈勁,可比那市場上賣的強多了,再說這地是自己侍弄,打沒打農藥心里最清楚,吃得多放心啊!”上午10點多,在四季青鎮田村附近的農場里,王大姐蹲在自己租種的地里,一臉幸福地開始收獲。

  記者在農場里轉了一圈,發現這些地多數都侍弄得格外精心,地里的小油菜、香菜、小蘿卜、辣椒、西紅柿、黃瓜、香蔥等綠意盎然;還有人別出心裁種了草莓,結的草莓果雖然不大,但是紅得特別正;掐根香菜放到鼻尖一聞,撲鼻的香氣。每一畦地頭前都插著一塊牌子,“三友樂園”、“開心農場”、“新初級農民”等名字不一而足。

  76歲的馬大爺家住石景山老山附近,每天騎30分鐘自行車過來照顧自家的菜地。記者看到他時,他正蹲在地里嘗試著給辣椒扣膜,他說:“我發現那些扣了膜的地里的菜都長得特別好,還齊整,趁著這兩天下了雨,我把膜扣好了,還能保濕。”馬大爺的菜地里還施了有機肥,他告訴記者,這些肥都是他在小區附近轉悠著拾回來的,“多數是馬糞,你看我那黃瓜苗長得好吧,全靠這些糞給營養。等結黃瓜了,我就給閨女送點兒去,這個才是真正綠色有機食品,不打農藥不抹藥,絕對安全。”

  在“魯魯的菜園”里,小男孩魯魯正和爺爺奶奶一起給西紅柿苗搭架子。這些搭架子的木棍都是魯魯的爺爺奶奶撿拾的樹枝,綁架子的除了塑料繩還有拆下來的緞帶。“這個地里出來的菜給孩子吃,心里踏實。”

  【初具規模型】

  供菜地點:順義區

  租地費用:每畝地一年1000元

  特供人群:自家及公司員工

  “就想找回小時候吃的那個菜味兒”

  順義區一處農田,地里種著豆角、玉米,兩個大棚里一小塊一小塊地種著西紅柿、紫背天葵、茼蒿等好幾種菜。正在大棚里干活的一名雇工告訴記者,算上這倆大棚一共6畝地,是某公司老總以每畝每年1000元的價格包下的。

  “算人工再加上農家肥、維護的成本,一年下來六七萬塊錢吧。老板特別看重食品安全,只讓我用農家肥,不用化肥不打藥。像這西紅柿,要是用點藥早就變紅了,人家就讓等著自然變紅。”雇工介紹說,現在主要的成本是他們的工錢,“兩個人3000,一年下來就得小四萬。”另外,公司還雇了專人采買種子等,也要開工資。

  據稱該公司員工每周會來兩次,“產量不少,一般他們一車都裝不走。這要是自家種,人少的話,一畝地絕對夠了。你看這5架西紅柿,也就二分多地,等到熟了,十幾個人都吃不過來。他們也是拿回公司分給員工吃。”

  沒想到,食品問題眼下還成為一項員工福利,沒準也能給MBA課程添一道經典案例。看看微博網友是怎么夸易方達基金公司的:“易方達在基金業內出名不是因為三餐免費,而是食材都來自公司租的地,請農民種養的有機食品……這種文化帶來的是什么?創造了基金業最低的人才流失率:連續三年投研人員離職人數為零。”

  比上面這位公司老總更大一些手筆的是生意人張先生,他剛剛在懷柔區租了10畝地,5畝大棚5畝室外。

  “第一年地的租金3萬,再加上兩個固定雇工,忙時要請零工,五六萬的人工成本,還有一些基建的成本、配送的成本等,我估計頭一年得花20萬。我自己做這個,有食品本身的考慮,也考慮了食品口感的問題。現在的菜已經沒有小時候吃的那個味兒了,就算買那種有機蔬菜,也可能沒有農藥,但是它也沒有菜味。”

  “只要我知道的品種,什么都種。肯定不用農藥和化肥,因為我不銷售,主要是送朋友,質量要求上很高,會比正常生產經營行為成本要高得多。比如上農家肥,一般農戶能上一噸就不上兩噸,實際上地里能上三噸,那我就按三噸來。所以外頭賣的高價有機菜,成本也未必有我的高。”

  【不種光收型】

  供菜地點:通州區

  供菜費用:一年3100元,一周兩次送菜上門

  特供人群:城區普通居民戶

  “論賣相,我的菜賣五毛可能都沒人要”

  “送菜日期:5月11日;菜品:圓白菜、黃瓜、小白菜、油菜、菠菜、紫葉生菜、水蘿卜、萵筍。”

  這是北京“菜農人家”昨天早晨打出的一份送菜單。

  “一周送兩次菜上門,一年104次,零環節。”北京“菜農人家”的經營者高紅偉指著一摞整理箱說,“我這兒不論斤,每次就這么一箱。今天早晨是八個品種,但我承諾客戶的是每次送五個品種以上,實際上最多的時候送過十幾個品種。”

  位于通州區西趙村的北京“菜農人家”現有十多畝地,已經在城區發展了120多個訂戶。

  高紅偉告訴記者:“我的客戶里,家里有小孩的比較多,主要考慮的是健康。現在市場上都是化肥種的菜,我們就用農家肥,牛糞、雞糞、羊糞、鴨糞都用過。這樣種出來的菜,很多客戶都說,跟我小時候,跟我十幾年、二十幾年前吃過的是一個味兒。

  不光是化肥、農藥的問題,還有激素。黃瓜頂花帶刺是好看,可是我的黃瓜長到一定長度,前面的花兒就要謝了,這才正常。

  菜農不用化肥、激素肯定會賠錢,因為不用這些賣相不好,沒人收。像我種出來的一些菜,要拿到菜市場去論賣相,別人的賣一塊五,我的賣五毛可能都沒人要。但是農民用了化肥為什么還說賠錢?說要把工錢搭進去,這是三農政策方面的事,我就不扯那么遠了。

  我做應季菜,做本地菜,明天送菜,今天我還不知道是什么品種,我得到地里轉一圈,看看哪些能收。只能我送什么客戶吃什么。去年冬天我就沒有茄果類,也就是沒有黃瓜、西紅柿、柿子椒、茄子等很多菜,因為茄果類冬天種需要用藥。

  前一段有人幫我算過,3100元除去贈送的兩只自養柴雞和120枚雞蛋,大概是26元一箱菜。我這一箱8種菜的話,在菜市場同樣的價錢可能買不到,所以我現在也不覺得我的價格比菜市場的貴。

  去年到今年成本漲得厲害,我的價格也漲了。去年2600元一年,今年訂就是3100元,而且原來送4只自養柴雞,現在也減到兩只,也相當于漲價。其實我也替客戶分擔風險了,去年菜價漲那么高,我的客戶吃菜就沒有受影響不是?”

  [多嘴]

  “菜把勢”現在不好找

  “村里種菜的,數我年紀最小,可我都過了50了。”一位菜農告訴記者,賠錢的現實讓菜農越來越少。

  “種地的人本身就越來越少了,尤其是年輕人很難找,在種地的人里面,有有機蔬菜種植經驗的人又更少。”生意人張先生也為這個發過愁,“農家肥怎么用、怎么發酵,使化肥的人他不知道這個。”

  高紅偉說,現在真的很難找到一個農民“會”種菜,“我當初找人種菜,跟人家說,不用化肥、不用藥、也不用激素,他們直搖腦袋說"不會種",你這是說著玩呢吧。現在我雇的人,也是經過一年的運作,再加上給他們做工作,才讓他們思路轉變的。而且我只買糞,他們也沒有化肥可上。你看現在有些農民化肥和糞是搭著用的,其實是已經認識到了,都用化肥的話,地會板結得非常嚴重,下一撥兒種的時候會很麻煩。”

  包地種菜不是玩兒

  高紅偉認為,種菜很辛苦,包地需謹慎。

  “2009年的時候包地非常火,當時很多人是抱著體驗田園生活的想法去包地的,是玩玩的心理。當時我也租地、代管。但是慢慢地發現,客戶來我們這兒務農的積極性越來越低,有點什么事兒就不來了。可黃瓜、西紅柿是不會等人的,一天不摘就奔老。等過一星期再來,全是老黃瓜了。到了冬天,大家都種大白菜,就算只收一分地的大白菜,砍呀什么的也很費力氣,再說了,一后備箱也拉不走,拉走也沒地兒放啊。”

  [算賬]

  農民說:地租出去 我們旱澇保收

  在四季青鎮田村附近的農場里,負責看管十幾畝農田的武師傅告訴記者,除掉田壟、自留的兩畝多地,剩下的一共劃出了280多塊分租田,每塊田租價是一年1000元。很多人都是清明過后來租的地,不到一個月已經吃上了自己種的菜。這種把地分租出去的方式是今年剛剛試行的,但是效果相當好。

  “以前這塊地我們得放5個勞動力,每人1年得給3萬元的工資,光成本就15萬。現在大多數都租出去了,我一個人看著就行,起碼省了4個勞動力,這就節約不少啦。”

  至于收益,武師傅更是滿意,“這以前種是種了,能不能賺錢還兩說,有時候收得好的菜賣不上價,有時候賣得好的菜又沒長多少。這回可好了,旱澇保收啊,一年20多萬的錢是鐵定放口袋里的,還是提前就拿到了的。我們自己培育的秧苗、種子都不夠賣的,比以前是強太多了。”(央視網)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飞五通比牛牛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