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視網|視頻|網站地圖
客服設為首頁
登錄

 

[文字報道][教育新聞]

校園里的"鐵線蕨"

——清涼中學教師張瑜 [視頻]

發布時間:2013年08月08日 18:12 | 進入復興論壇 | 來源:聯播快訊 | 手機看新聞
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
 

 

 

 

  【聯播快訊  12月20日 】 “看,瑜姐在那邊等我們!”

  清涼中學坐落在距中江縣城110多公里的山里,每當暴雨如注的天氣,從唐家大河壩那邊來上學的孩子們都能看到他們的班主任、英語老師張瑜在風雨中守望的身影。34歲的張瑜像媽媽一樣關心著她的學生,學生卻總是悄悄地稱她為“瑜姐”。

  16年,張瑜堅守著家鄉的教育事業,默默奉獻,純樸恬淡,在清涼中學書寫著自己的人生。

  “趕鴨子上架”教英語

  曾經,清涼中學教師奇缺,尤其是英語教師。

  中師畢業的張瑜被學校安排教英語,但是她只學過初中英語,中師三年沒有上過英語課。初中生教初中生,這真是“趕鴨子上架”。于是,張瑜利用業余時間刻苦學習,不僅積極參加市縣各種培訓,取得了英語專科、本科文憑,而且每逢寒暑假還自費到成都的英語培訓班學習。

  2001年9月17日,在連綿的秋雨中,剛生了小孩沒幾天的張瑜經過20多里泥濘道路的折騰,坐“滑竿”回到清涼中學。當天下午放學后,她的寢室外面站滿了拿著英語書朗讀的學生。寢室里,張瑜斜躺在床上,床沿邊、書桌前、屋角里,或坐或站或蹲,擠滿了正在聽寫英語單詞和默寫課文的學生。

  原來,張瑜一回到學校就向前來看望她的英語課代表提出要求:每天放學后,她所教兩個班的學生分組到她的寢室來逐一過關,作業完成后馬上拿到寢室里來給她改。學校領導、親屬要她保重身體,以防落下后遺癥。她卻說:“我不能因為自己生了孩子而耽誤了別人的孩子。”

  就這樣,學生上課時,她坐在床上批改作業、試卷或與其他代課教師交換意見;下課后,學生就到她寢室接受過關考查和輔導補課。

  2001年10月5日,產后僅26天,身體還很虛弱的張瑜站到了教室里的講臺上。

  很快,張瑜被學校安排做英語教研組長。從一個不會教英語的老師,迅速成長為學校英語教研組長,她轉換角色,開始研究全校的英語教學工作。

  “英語教學是整個農村學校的難點。”

  “學生的英語學習對老師的依賴性強。”

  ……

  基于這些從教學中得出的認識,張瑜提出了自己的英語教育模式——“提興趣、轉得勤、盯得緊、必過關”。同時,她還經常利用學校廣播在課余時間播放英語歌曲、英語影視對白,堅持每學期舉辦英語演講比賽等,營造出濃厚的英語學習氛圍,讓學生感知英語之美、英語之趣。

  教育學生就是“做針線活”

  “自己的孩子需要什么樣的教育,我就給學生什么樣的教育。”這是張瑜的一個原則。

  “教育學生就是‘做針線活’,一針一線都要細心,要對準,才能穿針引線。”張瑜的教育理念質樸而實用。

  “孩子們苦啊,有的早上四點就出發上學,特別是冬天、下雨天,學生娃兒常常是滿腳泥濘,看了真讓人心疼。”最讓張瑜心疼的是,每年11月至來年2月,天氣寒冷,有一些孩子依然光著腳板來上學。這些孩子90%都是留守兒童,父母遠在千里之外,收入微薄。

  盡管出生在農村的張瑜上有父母、祖母,下有女兒,負擔很重,但面對困難學生,她卻是那樣的大方慷慨。

  2001級2班的李勇因家中天災人禍面臨輟學時,張瑜為其支付學雜費等560多元,而當時她的月薪才200元左右。

  2005級1班的向力,兩歲時母親喝農藥自盡,父親外出打工音信全無,后來家中又遭火災,房屋被燒得精光。向力初中三年,除去學校和上級的各種補助,其余費用張瑜全包下了,給他買衣服、文具等,累計1500余元。

  家住清涼三村的龍彥,父母遠在他鄉,一個人留在家里讀書。張瑜每逢雙休日就讓龍彥吃住在她家,給他洗衣、洗頭、加餐,關懷備至,就連回娘家、趕集也帶上龍彥。

  這無數的“針線活”,張瑜大都不記得了,但是她的學生和同事卻都記得,記得她關切的眼神、甜美的微笑、真摯的鼓勵。

  “瑜姐的‘針線活’做得好。”中江縣教育局局長吳潤賢對記者說,“我們教育系統的同仁和當地百姓現在都稱呼她‘瑜姐’,名聲傳得遠了。”

  現在,清涼中學不乏家住中江縣城、德陽城區的學生,也不乏大英、三臺等外縣市的學生;更有學生辭別在上海、浙江等地工作的父母,只身一人背著行囊到清涼中學,指名要在張瑜班上就讀。

  2012年7月1日,張瑜面對黨旗莊嚴宣誓,成為一名中國共產黨員。

  清涼中學水塔上有一種植物——鐵線蕨,它只生長在干凈、陰涼、濕潤、堅硬的石頭上,只需一點兒泉水和一絲陽光,就莖如鐵絲、葉似碧玉,四季常青。

  “有人說女人如花,我只愿自己像校園里的鐵線蕨,做一根普通的草也很好啊。”張瑜說。

  張瑜,1978年出生,畢業于四川省中江師范學校,1997年至今任四川省中江縣清涼中學初中英語教師。先后獲得“全國優秀教師”“全國優秀班主任”“全國巾幗建功標兵”“四川省模范教師”等榮譽稱號。

  人物評價

  清涼中學校長張玉林:清涼中學之所以被譽為德陽中學的一面旗幟、中江教育的一張名片,就是因為有很多像張瑜這樣安守清貧、樂于奉獻的老師。他們是學校的脊梁,撐起鄉村教育的一片天。

  清涼中學初二學生趙瀅:在學習上,成績有下降,張老師就會找我談心,及時指導;在生活中,心情有失落,張老師就會像媽媽一樣抱抱我,給我鼓勵。

  教師自述

  農村娃娃也需要好老師教

  1997年7月,中師畢業的我回到母校——現在的清涼中學,被安排從事“人見人愁”的英語教學工作。

  2001年9月8日,早已進入預產期但一直堅持上課的我,實在支撐不住,被學生扶下講臺,住進了倉山醫院。9月10日,生下女兒廖薈。產后26天,身體還很虛弱的我又站到了講臺上,面對學校領導、家人近乎咆哮的勸阻,我說:“我無論如何也不會讓我的學生因為成績不好去讀高價高中,農村孩子家里窮!”

  2007年9月,數學專業的劉艷分到清涼中學,被安排擔任英語教師,毫無教學經驗的她不知所措,深感前途渺茫。我作為她的指導老師,利用集體備課的機會為她準備教案,教她如何備課,而且總是讓劉艷聽了我的課再去上課,劉艷上課我總是抽出時間去聽,下課后交換意見,告訴她哪些是優點,哪些需要改進。在這些過程中,我還向劉艷傳授自己批改作業、評講作業、過關考試、課外輔導等方面的方法和經驗。我平時出題制卷也總是給劉艷印好送到手里,在外看到好的教輔也不忘記給她買一本。兩個多月下來,劉艷老師的教學就入了門,開始信心十足、干勁百倍地獨立進行教育教學工作了,她所教的班級在2007年下學期全校統考中取得了優秀的成績。清涼中學現在優秀的英語教師向梅、劉馨等都是這樣帶出來的。

  “農村娃娃也需要好老師教”的信念使我牢牢地扎根在清涼教育的鄉土上。我的精神和能力贏得了廣大學生和家長的信賴,我也在故鄉的這片清涼之地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。(文稿來源:億通稿電訊
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 

飞五通比牛牛规则